新春走基层|走近唐山港引航员:迎来送往千帆过


       初春的唐山港,海风卷起白色的浪花。在唐山港曹妃甸港区,靠泊码头的巨轮一字排开,货物装卸一刻不停,远方锚地各国船舶首尾相接。

       一大早,唐山港引航站引航员贾炜接到引航指令,他快速穿上制服,背起装有对讲机、望远镜的工作包,从引航站到工作船基地码头乘坐拖轮,奔向十几海里外在锚地等待引航的利比里亚籍10万吨级货轮。

       “一艘外轮就是一块流动的国土,引航员登轮指挥作业是国家引航权的象征。唐山港引航站有48名引航员,我们是外轮进港时第一个登轮作业的人员,同时也是最后一个送别外轮的工作人员。”贾炜说。

       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航行,拖轮来到200多米长的货轮面前。贾炜一边观察海况,一边通过高频对讲机联系船长,协调货轮调整船身隔绝风浪。拖轮调整航速与货轮相对静止,引航软梯顺舷而下。贾炜检查软梯准备登船,“登船是最危险的环节,几乎每年都有引航员在登船时摔伤,我也曾在4米高的位置摔到拖轮的甲板上。”

       登船后,贾炜要在有限的时间内熟悉船舶及船上人员情况,并根据港区环境、潮汐、潮流等因素制定引航方案,还需时刻关注海面灯浮、电子海图、雷达、北斗系统等,确保船舶处于安全水域。

       “Slow ahead(慢速前进)。”贾炜发出指令,货轮缓缓驶入港池。“这条船吃水很深,需要在平潮时间点前后的指定时间段内安全驶入港区,过早或过晚都将给引航任务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和不确定性。”贾炜说。

       靠近泊位,货轮航行愈发缓慢,贾炜的指令也越来越密集,不断调整拖轮牵引和顶托力度,让货轮船舷缓缓靠向护舷。“船舶停靠码头需要慎之又慎,航速要控制在0.1节以下,一旦发生船舶、码头损毁事故,会直接影响港口运营。”贾炜说。

       货轮靠港,系固缆绳,贾炜缓步走下舷梯,此时距离他登上拖轮已过去五个半小时。贾炜说,引航大型货轮一般要六七个小时,小型船舶要三四个小时,平均每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。

       海面船舶不断。“往年年初可没这么多船,可见今年港口活力十足。”贾炜感慨地说,刚参加工作时,他在船上跟着师傅做学徒,唐山港规模小、码头少、航道短,2000年前后唐山港吞吐量才突破1000万吨,引航的船舶不过五六万吨级。现如今,唐山港拥有京唐港、曹妃甸港和丰南港三个港区、100多个码头,40万吨级船舶往来穿梭。

 

       “去年唐山港吞吐量首次突破8亿吨。从我们引航员的直观感受来说虽然船舶数量没有明显增多,但船舶大型化非常明显,对我们引航员的技术要求更高,责任也更重。”贾炜说。

       潮起潮落25年,贾炜从一名学徒成长为一名正高级引航员,迎来送往间,六七千条船平安抵达或启航。2023年,他荣获“全国十佳引航员”称号。贾炜表示,唐山港用30年时间走完了世界上许多港口的百年发展之路,没有国家经济和港口建设的快速发展,就没有引航站今天的成绩。

       新的一年,贾炜希望能平平安安引进每一条船,安安全全送走每一条船。(记者刘桃熊)